排列三质合走势图:社论:抗拒身份认同政治的受害者意识

新西兰回教堂枪击惨案震惊世界。各国领导人纷纷谴责白人至上恐怖分子的暴行;不少舆论也再次呼吁正视回教恐惧症的扩散。与此同时,类似澳大利亚右翼参议员安宁间接把惨案归咎于回教新移民的言论,或者把事件同其他回教极端主义恐怖袭击案例等量齐观,试图“平衡”的说辞,反映了更深层的意识形态症结——随着全球化所导致的焦虑感加剧,基于排外情绪的部落主义而崛起的身份认同政治,已经借由社交媒体的散布而犹如瘟疫一般,影响着更多个体。这种意识形态强调受害者意识,并因而建立起把“他者”妖魔化的道德正当性。

至今的证据显示,干案的澳大利亚籍青年嫌犯很可能单独行凶,从媒体报道判断,不排除他因为接触了极右纳粹主义思想,而自我激进化的可能性。这种极右思想强调白种人的纯正血统,因此不但由于九一一事件而仇视回教徒,也排斥西方社会里包括犹太人在内的其他非白人。美国当年借九一一名义入侵阿富汗及伊拉克,掀起全球性的所谓“反恐战争”,激化了中东乃至全球回教世界,所导致的用极端宗教信仰名义在各地开展的恐怖袭击,倒过来助燃了回教恐惧症以及白人至上主义思潮。

与此同时,西方社会内部的激进化倾向,也助长了这类排外情绪。主流的自由主义走上性别政治的歧路,从提倡女权、?;ね粤嫡?,到强调“流动性别”,否定基于百万年生物进化历史的男女之别,不但削弱社会共识和常识,更让保守派及其政治光谱边缘的白人至上主义,以及反对放任自由主义的回教社群倍感威胁。最近英国伯明翰回教社群家长群起反对小学的同性恋男教师,以平等和多元的名义,灌输幼儿激进的同性婚姻意识形态事件,就凸显了不同价值观之间越来越无法协调的冲突。

纵观这些激进极端的意识形态,其共同特点就是主张以受害者自居的身份认同政治。这种政治把人划分为己方和他方,并且强调己方所遭受的迫害?;亟碳丝植乐饕逑嘈乓旖掏狡群亟掏?,所以鼓吹在全世界对非回教徒(甚至不同派系的回教徒)发动用“圣战”包装的恐怖袭击。白人至上恐怖分子则利用这些“圣战”为借口,主张回教徒要消灭现代西方文明,所以必须对其赶尽杀绝。就如新西兰惨案的受害者,那些移民到西方的回教徒自然成为他们下手的对象。

作为多元种族和宗教信仰的新兴国家,新加坡很难不受这些极端思潮的影响。个人自我激进化的案例时有所闻,便是恒常的警讯。内政部长尚穆根跟多国政要一样,针对新西兰惨案谴责回教恐惧症,是就事论事的具体回应。我们更必须警惕及抗拒的,是源自身份认同政治的受害者意识。这种认同或根据宗教、种族、性别、阶级等,都是以仇恨为手段,把人当作政治动员的集体工具来利用和煽动。

并非所有的身份认同都是恶的??鬃铀担骸疤斓刂?,人为贵”,这种对人的尊重,不但泛指全人类,也实指具体的个人。只有尊重个体,而不是把人标签化为毫无个性的对立集体,文明才有可能在和平中发展提升。超越对立集体的个人都有共性,如严父、慈母、孝子、忠臣——无论什么文明价值,都强调作为父母应该爱护子女的责任、子女孝顺照顾父母的义务、下属尽忠职守的本分,这些才是人类能相互沟通合作的道德基础。

同时,这些社会角色也都是各种身份认同,更是相互理解的基础——为人父母者都能够超越宗教、肤色,彼此认同照顾孩子的苦与乐。这种身份认同,有别于前述的身份认同政治。身份认同政治强调的是自身被侵害的权利,因此鼓动的是报复的本能;基于社会角色的认同,则强调源自责任感的人类共性和同理心。这些社会角色的总和,便是国民认同——大家同在一块土地上生活、培育下一代,因此必须和平共处,相互扶持。这才是新加坡所需要的身份认同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